思路/絲路

讀:中時〈學生為什麼氣憤江宜樺〉一文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y sparrowhawk0215 on 2013/07/30

以下的文字是看到 當學者跑去幹名嘴的事--批判石之瑜教授「氣憤文化論」(下稱〈學者〉) 一文深感贊同之餘,思忖著自己是否能以更素樸的方式處理 學生為什麼氣憤江宜樺 (下稱〈氣憤〉)一文潛在問題的紀錄。當然所有的討論都是從〈一些台大政治系學生給江宜樺院長的公開信〉(下稱〈公開信〉)這裡開始。

首先我想從「政府乃必要之惡」的「惡」字開始說起。誠如〈學者〉一文提到的,這是一個用善惡的區分來取代正義/不正義的區分的說法。但既然這說法是如此的易懂、也如此的容易接受,我想不妨以這句話為起點來進行討論。而我想說的其實也很簡單,這句話所提到的惡(以及其對面所指的善),就算不是一個譬喻性的說法,至少也和善良風俗的善惡是不同。亦即我想指出這樣的一個區分:政治道德的善惡 / 善良風俗的善惡。(這當然是個很權宜的說法,在我心目中這邊「政治道德的善惡」和正義是完全一樣的。)

用「善良風俗的善惡」譴責政治人物追求某種「政治道德的善惡」不力,是完全可能的。事實上〈公開信〉就是這樣說的 ─ 江宜樺老師,你怎麼沒有如同你上課時所講的盡心盡力的去追求你的政治理想。這就是以一個言行不一(不誠實)的善良風俗道德譴責個人未在體制中盡心盡力的追求某種政治道德理念的實例。這樣的說法和〈氣憤〉一文中所暗示的,追求一個依循某種獨斷的善良風俗善惡恣意行使政治權力的大有為政府是完全兩回事。

寫到這邊,應該不難看出如果說這個討論涉及了善惡,從來都是政治道德意義上的善惡,而和善良風俗的善惡無關。這點,〈公開信〉也很清楚,並沒有任何的混淆,他們很謹慎的將善良風俗善惡的運用只限定在對於江宜樺老師的個人期許上,而非依該套善惡觀提出了什麼政治道德意義上的主張。〈氣憤〉則透過把傳統中國拿出來講,混淆了討論的主題。

不過在繼續之前,得先處理一下傳統中國的問題。首先,傳統中國其實只談「義務」不談「自由」,也因此〈氣憤〉中所說的傳統中國的自由就是一種讓自己不要被管的自由,如果不是出於想像,也很難說是一種精確的說法。對傳統中國來說,「不被管」是一種常態的事實背景,而不是一種需要特地拿出來講、予以命名的事物。

傳統中國談「義務」的確有著以風俗道德為政治道德的層面。但是這個事實和整個傳統中國的政治運作把統治正當性放在「天子依天命治中國」這樣的設計有關(粗略的說類似君權神授的概念,只是把神授的部份換成了天命 ─ 某種情理的衡平)。因此,這並不是一個如其表面上看來的政治道德和風俗道德的混同或不區分,而僅只是整個政治的運作方式要求政治道德的內涵以風俗道德填充。換句話說,如果宣稱傳統中國政府代表的是善與道德,真正的意思也是如果政府不負責維持情理衡平則會失其統治的正當性。最終仍然是政治道德、統治正當性的討論。

也因此〈氣憤〉中說西方把政府看成必要之惡,而傳統中國把政府看成善,這裡面講的善惡其實毫無意義,更不可能從這個看起來善惡相反的陳述導出什麼有意義的結論。因為無論是傳統中國或是近代西方都僅僅是在自己的政治運作方式之下進行關於政治道德層次的思考。

而只有在〈公開信〉所要求的是無視台灣當前以西方政治思想為本的政治體制,回到傳統中國以風俗道德為政治道德的準繩為政治道德原則的模式,我們才有理由憂心他們要求的是一種依循著獨斷的道德觀念的恣意大有為政府。才有理由懷疑他們是否無法擺脫某些我們現在已經揚棄的傳統中國文化、思想遺絮。而事實顯然並非如此。學生真正失望的絕對不是江院長未秉著其個人良知介入、未以該良知替我們打造一個更美好的政府,而是失望於來自西方在台灣生根發芽的民主自由這個政治價值被政治運作恣意的踐踏。

討論 – 1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y sparrowhawk0215 on 2012/07/07

嘛 得一段一段來…

我第一個想說的重點是:個人的偏好 和 整個消費市場上的消費者偏好不能一概而論。亦即是 像這篇文章作者想表達的 由全市場的消費者偏好決定的商品種類中 沒有一種是符合我個人的偏好的 這樣的情形的確是可能存在的。

但是 我們如果因此說 會變成這樣都是因為「我」在自己的偏好上面口是心非,都是「我」在該明確表達我的偏好的時候沒有明確表達 以致於「全市場上的消費者偏好」是現在看起來的這樣,因此「作為消費者的一員」我根本就沒資格說現在市面上的商品膚淺,似乎就跳太快了

我們應該可以想像,有個人也許不喜歡看八卦報 他也身體力行的不看、不買任何的八卦報紙 (亦即是明確的表達了自已的偏好)。 但是基於其他種種原因 這個市場的整體消費者偏好 還是讓市面上八卦報紙成為唯一發行量像樣的報紙。 這時候 我們會認為這個人就失去了繼續表達他的偏好(也就是對八卦報的鄙視)的資格嘛?

換句話說,為什麼僅僅只是因為我也是消費者的一員,所以全體消費者偏好的結果 就是我活該接受的結果?

講到這大概可以岔出來講我想說的第二個重點,也就是「全體消費者的偏好」是如何產生的?

古典經濟學的假設似乎是消費者的偏好本身都是獨立的、不會被影響的,因此供給和需求僅對數量這個變數敏感。 但是 這似乎和我們在真實世界的經驗並不一致,這世界上真正高明的商法都是「創造」出消費者的需求,也就是 由生產側來塑造、決定消費者的偏好。時裝的例子想表達的就是這個。

因此,問題就不在於 消費者為什麼不在可以表達自己偏好的時候表達偏好(為什麼總是嘴巴說不要身體卻很老實)。 而是或許從最一開始消費者的偏好就沒有自己想像中的自由。

接下來我們就可以回到先前的問題,如果整體的消費者偏好並不是個人消費者獨立偏好的總和,而是會受到許多消費者之外的因素(如生產者的刻意創造)影響的產物,那我們怎麼能說整體消費者的偏好是現在這樣,完全都是出自於個別消費者的口嫌體正直?並且進一步的認為每個消費者都因為這樣的口嫌體正直,而失去了批判當前主流消費者偏好的資格?

最後需要特別強調一下的是從開始到現在的討論都是以強調生產分配效率的經濟場域(經濟系統)為背景脈絡,其和以要求民主正當性為目標的政治場域並不相同,亦即是 即便 我們在經濟場域 願意接受「所有的消費者都應該接受全體消費者偏好的結果 」而不該有什麼怨言,若我們期待打造一個健全、多樣的民主社會政治言論(廣義上包含選舉)市場時,我們似乎還需要考慮一些 一般在經濟脈絡下我們不會考慮的要素。

做筆記:關於請求權基礎

Posted in 做筆記 by sparrowhawk0215 on 2012/01/06

請求權基礎如同進入法律(價值)判斷的入口。

我們可能可以從許多個不同的入口進入同樣一個法律爭議,但卻不應該因為從不同的入口進入,而對同一個法律爭議有不同的價值判斷標準。

認事用法者,最終要面對處理的是通過入口後所必須面臨的價值權衡、選擇,而非對於入口種類的歸納整理。

Tagged with: ,

讀新聞:輕判色狼兒少怒吼一人一信陳情 還孩子公道

Posted in 讀新聞 by sparrowhawk0215 on 2010/09/03

中時:輕判色狼兒少怒吼一人一信陳情 還孩子公道

其實仔細想想有點可惜,台灣跑法律新聞的記者,法律素養似乎都略有欠缺(到不是說我自己就有多好啦…),原本可以是個激發大家思考的討論,總是被一面倒的寫成司法顢頇…

先看一下強制性交罪的本文:

以強暴脅迫恐嚇催眠術或其他違反本人意願之方法而為性交者,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然後接下來法官的判決就變得可以理解,在沒辦法證明有強暴脅迫恐嚇催眠或情事違反被害人意願的情況下,搭配罪疑有利被告原則,強制性交罪就沒辦法用。

所以,這篇新聞裡面說的強制性交的加重罪§222就更不可能用了…

因此至少這不是像新聞所暗示的:法律就在那邊,法官枉法輕判,這麼簡單的黑白問題,但是顯然凸顯了目前法律對兒少保護顯然的不足,而真正的討論應該是從這裡才開始:法律該如何修,才能更周全的保護我們的兒童及青少年?

小小的附論(實際上是最近看電視的心得):很多事情,我們覺得是對的,就會很想直接跳下去做,他是壞人,所以應該要受到懲罰,他犯了錯,傷害了人,所以應該馬上把它矯正,但是說穿了,若僅止於這步,那其實就只停留在以個人的(即便也許很多人也認同)道德判斷,來加在整個社會之上,短期間無疑可收立干見影之效,但卻留下了一個致命的漏洞:人是可以被打倒的,人是會犯錯的,一旦以個人的道德感覺來做判斷的基準,就落人口實,給了反對者或者是有心人機會來推翻先前的一切作為,唯有將判斷的層次抽象化到所謂法的層次,這樣一來這個道德判斷就成了個理念,一個普世價值,這時這個判斷就變成打不倒的了(就跟Bruce Wyne變成Batman是一樣的意思),這也就是為什麼我們稱司法,意指專責於法律也是服務於法律的意思,或許可以這樣想像吧,在那抽象的法律世界中,有個小小的正義可以符合當前的案件,作為司法人員,也只是這個小小正義的接生者而已。

故作為司法人員,堅守心目中法的界線與精神,眼睜睜的放過一些可惡的人,心中大概頗有煎熬吧…. (或許啦…畢竟他們最近的表現讓人不是很有信心…)

收剪貼:Martin Niemoller

Posted in 收剪貼 by sparrowhawk0215 on 2009/12/29

起初納粹黨人追殺共產主義者,
我不是共產主義者,我不說話;

接著他們追殺猶太人,
我不是猶太人,我不說話;

後來他們追殺工會成員,
我不是工會成員,我繼續不說話;

此後他們追殺天主教徒,
我不是天主教徒,我還是不說話;

最後,他們奔向我來,
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讀新聞:自己也可以侵害自己的著作權!?

Posted in 讀新聞 by sparrowhawk0215 on 2009/06/01

這個故事是在看朱學恆的網誌看到的
原文在此

至於遇到這件事情的則是謝和弦(呵 我得承認我先前並沒有聽過他的歌 Orz)

他自己的網誌對事件的描述是這樣

呵 簡單的來說
我看起來事情應該是這個樣子
謝和弦以前的公司在他不知情的情況下把他的音樂交給了著作權的仲介團體:社團法人中華音樂著作權協會(MUST)管理

所謂的著作權仲介團體存在的立意應該是好的,有了這樣一個仲介的平台,需要使用著作財產的用戶可以直接的向單一窗口取得授權(想想如果KTV要向每位歌手分別取得使用權是件多累人的事情),而著作人也可以讓自己的作品更容易被授權使用,既不需要自己辛辛苦苦的去找自己到底有沒有被侵權,也不必一個個的和想使用的人洽談,只需要支付仲介團體一筆管理費就可以做著等權利金了。

所以,在網誌上放有著作權的音樂,的確有可能侵害了著作權有關公開傳輸的部份(也許還有散佈或重製看情況啦…)取得這些音樂的公開播送權、公開傳輸權及公開演出這三項權利的仲介團體的確有權利也應該要採取行動,以保護自己旗下的會員(著作權人)的權利,所以 MUST 找上了無名小站,要無名小站為這些侵權的網誌支付使用音樂的權利金,無名小站當然不可能付這筆錢,所以就選擇直接關閉這些網誌(通常都是流量夠大才會受到注意啦…)於是,就索性的直接把謝和弦的網誌給關了(似乎沒考慮到他就是著作人)

根據我的理解,著作權人享有著作權的公開傳輸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情,而這個權利除非有經由其他形式的授權或著作權的賣斷才會改變(這似乎得看個案的情形為何),不然,即便把音樂交給著作權中介團體,應該也不會導致著作權人喪失他原本就有的權利(為什麼我不能同時決定要讓自己的音樂可以在網路上被免費聆聽也同時跟KTV收取他拿我的音樂來營利所支付的權利金?)

所以看完這個故事之後,默默的有種其實應該是無名小站亂關自以為侵權的網誌關錯了吧…的感覺…

PS 最後我得聲明…雖然我的主修是法律…但是我從來不是個用功的孩子…很多事情也正在學…我想上面的說法應該還有很多不嚴謹的地方,可能需要請更了解的人多多包容和指教了(鞠躬)

Tagged with: , ,

作者已死!?

Posted in by sparrowhawk0215 on 2009/05/30

以下是一段我不確定我想不想說,
卻在國文課的討論版上忍不住多嘴所寫下的文字….

關於作者和讀者的關係
我喜歡這樣理解
我沒辦法說出這個想法背後是否有個很有名的哲學論述
但是說這個想法完全出自我自己那我想也是種過度的自我膨脹
姑且就權充我不學無術的東拼西湊吧 呵

我認為創作都是來自一種情感一種思想的啟發
一種想表達想被理解的行動
我尋找到了一種感動
我想讓其他的人也感受到或者是察覺到
是一種激情的表達
發乎於情感
展現於符號組合

而讀者或者是觀眾所做的事情某種程度上則接近解碼
在這些符號中拼湊出意涵
試著還原作者利用這些符號組合所希望傳達的感受

但是讀者在解讀時
所能憑藉的只有自身的經驗
換句話說
利用自身的經驗和想像重新理解作品的符號
得到的經驗
無論如何都是和作者原意大不相同的
是屬於每個讀者的詮釋
同時讀者和讀者間所看到理解的作品也是不相同的
因為,所謂的作品,其實是每個人的生活經驗和記憶的排列和再創造
這點 我完全的同意作者已死的觀點
(事實上 如果我對作者已死的概念沒理解錯的話 以上大概完全和他的說法相同 <= 雖然我並沒有對羅蘭巴特有什麼接觸 Orz)

也因此禪宗曾經有個故事:
溫州瑞鹿寺遇安禪師, 出家后,于天臺德韶國師座下參學,並經常閱讀《首楞嚴經》。一天,遇安禪師讀《首楞嚴經》,當他讀到“知見立知,即無明本。知見無見,斯即涅槃”這句經文時,他未能正確地斷句,卻把它破句,讀成“知見立,知即無明本。知見無,見斯即涅槃”,一下子觸動了他的靈感。他當即豁然大悟。 后來有人告訴遇安禪師說:“破句了也(你斷句斷錯了)!” 遇安禪師卻回答說:“此是我悟處,畢生不易!”

我想這會是作者已死的一個不錯的例子

那回頭過來
到底還有沒有作者的原意呢?
或者是從作者的生平 作者的以及其他如同老師所說的時代、社會、文化等各種脈絡(試著想想看紅學吧 XD)
試著還原真相、對作品分析批評的努力究竟是不是徒勞無功呢?

我會覺得關鍵在於作品符號和符號間的關聯性及一致性
單從讀者感受的觀點
我覺得讀者擁有全部的自由
文本就在那邊
喜歡怎麼讀喜歡怎麼詮釋、喜歡怎麼感受,本來就是很個人也很自由的事情
並不會因為你的詮釋和作者的原始意涵不同就剝奪了你的樂趣
甚至作者也沒有資格去要求讀者一定要照他的意思閱讀他的文本
(即便他很希望如此)

但是當來到要分析或評論一件文本時
這樣的感受自由一定程度的得受到限縮
因為在解讀,對讀者來說最重要的是個人的感受和啟發
在分析時,評論環繞著的卻是文本,也就是符號的結構本身
解讀空間仍然很大,但是卻不能和文字本身符號所明示暗示的意思背反
文本自身的符號解讀應該有一定的連貫性
若是這個標準達到了
我們在將這個文本理解放大更大的一個 context 裡面
去看看能不能符合更多的符號線索
某種程度上和我們在自然科學做的事情相似
文本的傳統評論是個尋求最適解答的過程
但是最適解答不該被理解為唯一解
地位也不比任何其他解答崇高
他只是最符合文本本身的符號連續性而已
(但是我也得承認,以上的說法,先決條件在於,每個符號都有一個共通可被接受的意涵,每個符號都有共通意思的時候,這些共通意思才有辦法互相組織成一個更共通的意思,換句話說,若要追根究柢的解構起來,所謂符號和符號之間的連貫和一致也可能只是自大的幻覺,自以為是的解讀)

若是像先前的例子所提到的 一個不同的斷句,可以產生不同境界的文意
某種程度上已經是種超越和再創造了,這樣的解讀,甚至可以說是比最適的通說解更有價值

因此文學的理論和批評只是在尋求符號中的規則和脈絡
在文本和文本中翻找和統整出
最能把作品所使用的符號完整詮釋的角度
但是作品真正和讀者發生關係
卻是讀者個人經驗的投射,以及對作品符號的一個積極性的創造
所以沒有人讀的小說,某種程度上不是小說
沒有人看的電影也不是電影
因為少了讀者的理解,置放在那邊的只是,無意義的文字和片段的聲音及畫面而已

如同老師所說的,讓小說和生命發生互動,對自己有所啟發或許是更值得注意的事情

結論是…讀小說看電影聽音樂 輕鬆開心 自己覺得自己懂就好(謎:認真就輸了啊 XD)

Tagged with: , ,

存在

Posted in by sparrowhawk0215 on 2009/04/17

沒有世界就沒有存在。

有點莫名其妙,但這是我方才的頓悟。
(而且我被要求馬上動筆記下,據說明天還要考察我的語文表達能力如何 呵 = =)

沒幾個禮拜前,我曾經和我媽爭得你來我往的事情是:
我相信生命的意義在於賦予生命意義,最高的滿足乃是自我實踐,
所以當一個心智完全失常,失去對外在的察覺的人有時候反而處在一個自我滿足的狀態,
我們以外在的、自以為現實的眼光去檢視他們的生存,去看他們的快樂,以為那是毫無道理的,
但是深處於那樣自我構築的世界中的人的感覺是完整的、滿足的、自我實踐的,
或許,他們已經比我們先一部到達我們所渴望的境界了。

簡單的說,我當時的相信是很唯心的,我不以為現實的存在是個必要,我相信世界的存在是來自我們的認知,
人的心靈構築他所看到的世界,看到一個蘋果在桌上不代表真的就有個蘋果在桌上,
即便你摸到看到聞到甚至是咬倒吃到,你唯一肯定的只有你的心靈收到了來自各種不同感官的蘋果存在的資訊,
但是套句笛卡兒,你怎麼知道沒有個愛欺騙的魔鬼愚弄了你所有的感官,
直接的加諸各種感覺在你的意識之中,讓你以為蘋果存在呢?
套句駭客任務,你怎麼知道你沒有活在母體之中呢?
照這個邏輯,一個人如果真心的相信他處在一個人會飛的世界,他所有的感官都告訴他相同的事情:人會飛,
那他是不是就真的處在一個人會飛得世界呢?
若他能在這樣的世界感到滿足,又為何要強迫他接受你口中的現實?
徹底的脫離現實之後,創造了完全不同的現實…

由於這個說法太過得似是而非,而且危言聳聽,很容易導致一種脫離現實也沒關係的情況,
所以我在講得時候感受到濃濃的不贊同,畢竟我高談闊論的對象是我娘親 —
全世界最不想看到我有可能自暴自棄以至於和現實世界脫節的人,
而我卻在跟她說,最徹底的脫節也許反而是種滿足….

我當時想說服她,告訴她我的理論是沒有矛盾的,
畢竟以我所知的淺薄哲學來說,這樣的懷疑論一直都還沒辦法真正的破解,
畢竟只要找到"非真的可能"懷疑就成立了,
比起要證明某件事情為真容易的太多太多了….

但是我當時並沒有找到,
而這也是我今天這個:沒有世界就沒有存在 出場的時機了,
某種程度上來說,它可以說是上述說法的一塊拼圖,
感覺是這樣的:
一個存在要能達到自我滿足的完滿境界,
前提是他得存在才行,
而存在的前提又在於要有可以容納這個存在的存在(!?)存在,
簡單的來說,若是物理空間不存在,所有的物體也就沒有存在的可能,
如果精神世界不存在,人也就沒有心靈存在的空間,
所以最白話的說,沒有世界就沒有存在。

回過頭來,
這和剛剛講得”完全唯心存活法”(擅自亂命名了 呵 = =)有什麼關係呢?
關鍵就在於世界了,完全的和現實脫離也就表示完全的和世界脫離,
也因此,從一般的旁觀角度來看,這樣的人對世界的認知並不完整,
某種程度上來說,我們認知的世界在他們的眼中是不存在的,
於是,沒有了這個世界的存在,他們的存在也異於我們所認知的存在,
也因此,他們所達到的完滿和我們所認知所追求的完滿、自我實踐是完全兩回事。

當然或許他們的心靈存在於屬於他們”自己創造的世界”中,
而且在這個世界中他們仍然完全的滿足…
但這個情況也只對對外界完全無知無覺,純粹的活在自己創造的現實中的人才成立,
而事實是,我想這樣的情況是不可能的….
再瘋狂的世界也都是以現實為材料構築的,人沒辦法想像自己沒經驗過的東西,
任何一點現實的經驗,都可能導致精神世界的獨立完整,
而沒有獨立完整存在的精神世界,就只能是現實世界的狂想,以及對現實世界認知的不清楚,
對現實世界的認知不清,即是使的世界的存在變得不清,連帶的使的自己的存在變得不清,
進而否定了自我實踐的可能,畢竟連自我都沒有了談什麼實踐呢….

文章意外的長,邊寫邊出現了很多想法,最後卻發現其實並沒有徹底的否定了什麼….
可能性仍然是存在的,
唯一的收穫,或許大概是又多想了一層吧….
但這樣的收穫就竟有沒有任何實存意義,或者某種程度上只屬於我個人的狂想…
那就真的不得而知了….

演化

Posted in Courses by sparrowhawk0215 on 2009/03/19

恩 今天上生物時鐘與睡眠醫學 得到的新概念反而是在演化上的,
達爾文的演化論 – 適者生存,不適者淘汰,
國中生物其實就有提過,
但我一直以為,由於這是個和生存相關的競爭,所以用來篩選的條件一定和生存或物種延續直接相關,
因為唯有這些條件會直接進行篩選,
舉例來說,潮間帶生物的生理時鐘會具體的影響到他對於漲退潮預測,進而會影響到它會不會擱淺或者被溺死,
所以可以很直覺的想,生理時鐘無法適應這個情況的個體將會被淘汰

但今天我遇到的問題是:這個演化的機制只有和生存延續有關的情況下會作用嗎?
結論似乎是否定的
事實上,只要一點些微的優勢都會發生生存淘汰的情形
因為對環境的任何一點優勢,都會增加擁有該種變異的個體在環境中可以取得的資源,
而擁有較多的資源意味著有能力繁殖更多的子代,
更多的子代,表示著這樣的變異將會存續而且持續的保有優勢,
一開始的差異可能不大,但是到後來沒有這種優勢的個體會越來越吃虧,最後就會慢慢的被淘汰…
(感覺就像是當大家I.Q.都是240的時候 180就成了笨蛋)

此外
我覺得也頗有蝴蝶效應的感覺,一開始只有一點點的優勢,到後來卻變得極具壓倒性….

看影片:可能性

Posted in 看影片 by sparrowhawk0215 on 2009/03/15

前些天在圖書館趁著摸魚打混之時用 iPod在 TED 上看了一段影片:

我並不熟悉這位叫做 Aimee Mullins 的小姐
在這之前也從來沒聽說過她
但是她在這段影片中所傳遞的訊息卻令我感到相當的震撼

概念很簡單:
Maybe what disability brings is not restraint in physical but instead numerous possibilities that can be implemented.
(我英文破大家看看就算啊~ Orz)

我特別印象深刻的是她在裡面提到了兩個例子
一個是當她問小朋友們如果你可以換上有著超能力的雙腳,你會想換成甚麼
有人說袋鼠也有人說 The Incredibles
然後有個小朋友說 為何不乾脆用飛的呢?這樣就根本不需要腳
第二個例子是當她換了身高之後
別人很驚訝的跟她說:可是這並不公平!人可以自由的選擇自己的身高也太好了!

在這兩個例子中我赫然發覺
事情的看法總是有很多面相
站在我自己的本位思考
會覺得身體上的障礙似乎是一種限制、一種不完整
但是 隨著科技和醫學的進步(我覺得這是很重要的先決條件)
同樣的限制反而成了一種全新的可能
一種…簡直是有如在自己身上實驗造物所不敢嘗試的前衛想法的可能
這樣的概念是我從未想像過的…

會不會在未來的某一天 所謂的 disable 指的反而是沒能換上高性能的人造肢體
而繼續受天然肢體所限制的人呢…XD

也許離那天的到來還很早
但我越來越相信它到來的可能了…呵

最後稍微講講這個 TED 好了
它是 Technology, Entertainment, Design 的縮寫
它試著要做的事情也很清楚:Spreading ideas
所以在它的網站上它找了來自各方的有想法的人並且讓他們表達他們的想法
嗯 所以簡單的說 偶而去逛逛也還不錯
影片通常都不長
但是常常會有很多精彩的概念
對我來說也可以順便學學人家是怎麼在相對不長的時間中精練的表達自己的想法 : )

Link:TED

Tagged wi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