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絲路

演化

Posted in Courses by sparrowhawk0215 on 2009/03/19

恩 今天上生物時鐘與睡眠醫學 得到的新概念反而是在演化上的,
達爾文的演化論 – 適者生存,不適者淘汰,
國中生物其實就有提過,
但我一直以為,由於這是個和生存相關的競爭,所以用來篩選的條件一定和生存或物種延續直接相關,
因為唯有這些條件會直接進行篩選,
舉例來說,潮間帶生物的生理時鐘會具體的影響到他對於漲退潮預測,進而會影響到它會不會擱淺或者被溺死,
所以可以很直覺的想,生理時鐘無法適應這個情況的個體將會被淘汰

但今天我遇到的問題是:這個演化的機制只有和生存延續有關的情況下會作用嗎?
結論似乎是否定的
事實上,只要一點些微的優勢都會發生生存淘汰的情形
因為對環境的任何一點優勢,都會增加擁有該種變異的個體在環境中可以取得的資源,
而擁有較多的資源意味著有能力繁殖更多的子代,
更多的子代,表示著這樣的變異將會存續而且持續的保有優勢,
一開始的差異可能不大,但是到後來沒有這種優勢的個體會越來越吃虧,最後就會慢慢的被淘汰…
(感覺就像是當大家I.Q.都是240的時候 180就成了笨蛋)

此外
我覺得也頗有蝴蝶效應的感覺,一開始只有一點點的優勢,到後來卻變得極具壓倒性….

廣告

看影片:可能性

Posted in 看影片 by sparrowhawk0215 on 2009/03/15

前些天在圖書館趁著摸魚打混之時用 iPod在 TED 上看了一段影片:

我並不熟悉這位叫做 Aimee Mullins 的小姐
在這之前也從來沒聽說過她
但是她在這段影片中所傳遞的訊息卻令我感到相當的震撼

概念很簡單:
Maybe what disability brings is not restraint in physical but instead numerous possibilities that can be implemented.
(我英文破大家看看就算啊~ Orz)

我特別印象深刻的是她在裡面提到了兩個例子
一個是當她問小朋友們如果你可以換上有著超能力的雙腳,你會想換成甚麼
有人說袋鼠也有人說 The Incredibles
然後有個小朋友說 為何不乾脆用飛的呢?這樣就根本不需要腳
第二個例子是當她換了身高之後
別人很驚訝的跟她說:可是這並不公平!人可以自由的選擇自己的身高也太好了!

在這兩個例子中我赫然發覺
事情的看法總是有很多面相
站在我自己的本位思考
會覺得身體上的障礙似乎是一種限制、一種不完整
但是 隨著科技和醫學的進步(我覺得這是很重要的先決條件)
同樣的限制反而成了一種全新的可能
一種…簡直是有如在自己身上實驗造物所不敢嘗試的前衛想法的可能
這樣的概念是我從未想像過的…

會不會在未來的某一天 所謂的 disable 指的反而是沒能換上高性能的人造肢體
而繼續受天然肢體所限制的人呢…XD

也許離那天的到來還很早
但我越來越相信它到來的可能了…呵

最後稍微講講這個 TED 好了
它是 Technology, Entertainment, Design 的縮寫
它試著要做的事情也很清楚:Spreading ideas
所以在它的網站上它找了來自各方的有想法的人並且讓他們表達他們的想法
嗯 所以簡單的說 偶而去逛逛也還不錯
影片通常都不長
但是常常會有很多精彩的概念
對我來說也可以順便學學人家是怎麼在相對不長的時間中精練的表達自己的想法 : )

Link:TED

Tagged with:

The Problems of Philosophy Ch2

Posted in Courses by sparrowhawk0215 on 2009/03/04

這學期修了英國經驗論,
原以為是會介紹各個英國重要的經驗論者,
不過實際上課之後,才發現原來是依照著 Bertrand Russell的 The Problems of Philosophy在上。

今天講了書的第二章,
大意其實很明白,
Russell 想說的事情是即便的確沒有任何辦法可以反駁懷疑論,
也就是說,即便相信我們認知的這個世界並不存在只是出於我個人的想像,或者是一場尚未醒來的夢,
在邏輯上是可能的,但是,
若遵循著我們的直覺本能—亦即是相信這世界確實是獨立於我的感官經驗之外而真實存在的,
將會把問題大幅簡化,
書中舉的例子(個人覺得相當的有趣 XD)是在一個房間中我看見一隻貓,
隔一會之後我發現它出現在房間的另一頭,我並沒有看見他移動的過程,
我所接收到的全部訊息就只有感官收集而來的感官經驗(書中稱之為sense-data)顯示出在某時刻貓在這頭,
然後一段時間之後在另一頭,我沒辦法毫無懷疑的相信這隻貓在我沒看它的時候還存在,
也許基於某些奇怪的理由,他出現-然後消失-然後再出現,
然而若是這樣的話,卻無法解釋為什麼他再次出現的時候卻餓了想吃東西…

確實,我們可以在我們唯一確定的事情也就是sense-data下發展出各種理論,
讓一切有辦法自圓其說,讓貓出現消失然後在另一點再次出現而且還表現出飢餓的樣子,
但是最簡單的說法莫過於:物質世界確實獨立於經驗之外存在—也就是直覺是對得 XD

其實讀完之後不免有些受欺騙的感覺,
因為 Russell 在這章中並沒有很明確的去回應懷疑論的說法,
他的作法其實就是跟懷疑論者說:
你說得都對,都有可能,我這樣講的確是值得被懷疑,也有理由被懷疑,但是被懷疑不代表他就不真(只是我還沒有找到足夠的證據說明他為真),但就現實運作來說,我的直覺說可以比較順利的解釋大部分日常生活中的現象(相對的若宣稱這世界上並不獨立存在,那接下來的一切都會變得窒礙難行…)

有同學說道:羅素這樣的作法其實根本就沒有回答到任何懷疑論者提出的問題!
也有人說:Realism 的特權之一就是他不需要回答這類的問題,realismist 所需要做的事情就是宣稱某事物存在,而該事物有某種性質,若你承認這種性質,那你也該承認該事物存在

我哲學其實懂得不多,也不知道上面那個討論誰比較有道理

但是在我想來,除了 realismist 有特權之外,skepticismist 也有特權,他們只需要找出事物中有"可能"不真的地方(實際上的真假倒是很難說)就足夠達成懷疑的目的了,從這個角度來說 Russell 這種迴避的作法也不算太過分…
算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只是由於他是原本被質問的一方立場上不免吃虧了點…

嗯,不過至少值得高興的事情是在上完這章之後,世界還是真實存在的 XD

Tagged wi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