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絲路

讀新聞:輕判色狼兒少怒吼一人一信陳情 還孩子公道

Posted in 讀新聞 by sparrowhawk0215 on 2010/09/03

中時:輕判色狼兒少怒吼一人一信陳情 還孩子公道

其實仔細想想有點可惜,台灣跑法律新聞的記者,法律素養似乎都略有欠缺(到不是說我自己就有多好啦…),原本可以是個激發大家思考的討論,總是被一面倒的寫成司法顢頇…

先看一下強制性交罪的本文:

以強暴脅迫恐嚇催眠術或其他違反本人意願之方法而為性交者,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然後接下來法官的判決就變得可以理解,在沒辦法證明有強暴脅迫恐嚇催眠或情事違反被害人意願的情況下,搭配罪疑有利被告原則,強制性交罪就沒辦法用。

所以,這篇新聞裡面說的強制性交的加重罪§222就更不可能用了…

因此至少這不是像新聞所暗示的:法律就在那邊,法官枉法輕判,這麼簡單的黑白問題,但是顯然凸顯了目前法律對兒少保護顯然的不足,而真正的討論應該是從這裡才開始:法律該如何修,才能更周全的保護我們的兒童及青少年?

小小的附論(實際上是最近看電視的心得):很多事情,我們覺得是對的,就會很想直接跳下去做,他是壞人,所以應該要受到懲罰,他犯了錯,傷害了人,所以應該馬上把它矯正,但是說穿了,若僅止於這步,那其實就只停留在以個人的(即便也許很多人也認同)道德判斷,來加在整個社會之上,短期間無疑可收立干見影之效,但卻留下了一個致命的漏洞:人是可以被打倒的,人是會犯錯的,一旦以個人的道德感覺來做判斷的基準,就落人口實,給了反對者或者是有心人機會來推翻先前的一切作為,唯有將判斷的層次抽象化到所謂法的層次,這樣一來這個道德判斷就成了個理念,一個普世價值,這時這個判斷就變成打不倒的了(就跟Bruce Wyne變成Batman是一樣的意思),這也就是為什麼我們稱司法,意指專責於法律也是服務於法律的意思,或許可以這樣想像吧,在那抽象的法律世界中,有個小小的正義可以符合當前的案件,作為司法人員,也只是這個小小正義的接生者而已。

故作為司法人員,堅守心目中法的界線與精神,眼睜睜的放過一些可惡的人,心中大概頗有煎熬吧…. (或許啦…畢竟他們最近的表現讓人不是很有信心…)

廣告

一個回應

Subscribe to comments with RSS.

  1. sparrowhawk0215 said, on 2010/09/04 at 04:30

    又和朋友討論了一下,我想或許有個小小的點可以多說一些,在上文中舉的強制性交的案子中,雖然沒有用上強制性交罪,但是那並不等於是無罪(不過這也就是為什麼會被覺得是輕判的原因)

    若度常理,對小孩性侵害,本質上當然隱含了強制的成份(難道還有小孩是有意願的嘛?就算他是,他有足夠的意思能力擁有這個意願嘛?)若因此,而說因無法舉證就捨本條文不用,改用刑度較輕的條文,會不會落於過度形式化的思考?

    或許會吧…
    但從某個角度觀之,法律本質上就是形式化的思考,他的價值不在於它有彈性,而在於它的僵化,整個法律的重點其實在於用邏輯和形式切割複雜的人類生活,試著畫出一條大家可以共同接受的底線。

    當(特別是)這是個刑法問題,牽涉到的是很強力的國家執行介入人民生活,這個僵硬形式也可能是一種保護,更需要被強調,這時他就是所謂:罪刑法定,縮減了法官依其心目中的常理來做出判斷的空間,反過來說,很多時候妳並不希望法官可以很輕易的說:從常識上來判斷,這個構成要件就是會該當,所以犯罪成立。

    寫這些文字,不是想為犯罪者張目,也不是想替司法尋找什麼藉口,只是覺得或許可以有更深一層,更細緻的討論空間,凝視個案是一種感覺,綜觀整個法律體系的實踐或許又是另一種感覺,在對案情有更深刻的了解,在對牽涉到的法律,以及這些法律實際上在案例中被使用的狀況之前,或許不妨別急著選邊站…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