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絲路

讀新聞:輕判色狼兒少怒吼一人一信陳情 還孩子公道

Posted in 讀新聞 by sparrowhawk0215 on 2010/09/03

中時:輕判色狼兒少怒吼一人一信陳情 還孩子公道

其實仔細想想有點可惜,台灣跑法律新聞的記者,法律素養似乎都略有欠缺(到不是說我自己就有多好啦…),原本可以是個激發大家思考的討論,總是被一面倒的寫成司法顢頇…

先看一下強制性交罪的本文:

以強暴脅迫恐嚇催眠術或其他違反本人意願之方法而為性交者,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然後接下來法官的判決就變得可以理解,在沒辦法證明有強暴脅迫恐嚇催眠或情事違反被害人意願的情況下,搭配罪疑有利被告原則,強制性交罪就沒辦法用。

所以,這篇新聞裡面說的強制性交的加重罪§222就更不可能用了…

因此至少這不是像新聞所暗示的:法律就在那邊,法官枉法輕判,這麼簡單的黑白問題,但是顯然凸顯了目前法律對兒少保護顯然的不足,而真正的討論應該是從這裡才開始:法律該如何修,才能更周全的保護我們的兒童及青少年?

小小的附論(實際上是最近看電視的心得):很多事情,我們覺得是對的,就會很想直接跳下去做,他是壞人,所以應該要受到懲罰,他犯了錯,傷害了人,所以應該馬上把它矯正,但是說穿了,若僅止於這步,那其實就只停留在以個人的(即便也許很多人也認同)道德判斷,來加在整個社會之上,短期間無疑可收立干見影之效,但卻留下了一個致命的漏洞:人是可以被打倒的,人是會犯錯的,一旦以個人的道德感覺來做判斷的基準,就落人口實,給了反對者或者是有心人機會來推翻先前的一切作為,唯有將判斷的層次抽象化到所謂法的層次,這樣一來這個道德判斷就成了個理念,一個普世價值,這時這個判斷就變成打不倒的了(就跟Bruce Wyne變成Batman是一樣的意思),這也就是為什麼我們稱司法,意指專責於法律也是服務於法律的意思,或許可以這樣想像吧,在那抽象的法律世界中,有個小小的正義可以符合當前的案件,作為司法人員,也只是這個小小正義的接生者而已。

故作為司法人員,堅守心目中法的界線與精神,眼睜睜的放過一些可惡的人,心中大概頗有煎熬吧…. (或許啦…畢竟他們最近的表現讓人不是很有信心…)

廣告

讀新聞:自己也可以侵害自己的著作權!?

Posted in 讀新聞 by sparrowhawk0215 on 2009/06/01

這個故事是在看朱學恆的網誌看到的
原文在此

至於遇到這件事情的則是謝和弦(呵 我得承認我先前並沒有聽過他的歌 Orz)

他自己的網誌對事件的描述是這樣

呵 簡單的來說
我看起來事情應該是這個樣子
謝和弦以前的公司在他不知情的情況下把他的音樂交給了著作權的仲介團體:社團法人中華音樂著作權協會(MUST)管理

所謂的著作權仲介團體存在的立意應該是好的,有了這樣一個仲介的平台,需要使用著作財產的用戶可以直接的向單一窗口取得授權(想想如果KTV要向每位歌手分別取得使用權是件多累人的事情),而著作人也可以讓自己的作品更容易被授權使用,既不需要自己辛辛苦苦的去找自己到底有沒有被侵權,也不必一個個的和想使用的人洽談,只需要支付仲介團體一筆管理費就可以做著等權利金了。

所以,在網誌上放有著作權的音樂,的確有可能侵害了著作權有關公開傳輸的部份(也許還有散佈或重製看情況啦…)取得這些音樂的公開播送權、公開傳輸權及公開演出這三項權利的仲介團體的確有權利也應該要採取行動,以保護自己旗下的會員(著作權人)的權利,所以 MUST 找上了無名小站,要無名小站為這些侵權的網誌支付使用音樂的權利金,無名小站當然不可能付這筆錢,所以就選擇直接關閉這些網誌(通常都是流量夠大才會受到注意啦…)於是,就索性的直接把謝和弦的網誌給關了(似乎沒考慮到他就是著作人)

根據我的理解,著作權人享有著作權的公開傳輸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情,而這個權利除非有經由其他形式的授權或著作權的賣斷才會改變(這似乎得看個案的情形為何),不然,即便把音樂交給著作權中介團體,應該也不會導致著作權人喪失他原本就有的權利(為什麼我不能同時決定要讓自己的音樂可以在網路上被免費聆聽也同時跟KTV收取他拿我的音樂來營利所支付的權利金?)

所以看完這個故事之後,默默的有種其實應該是無名小站亂關自以為侵權的網誌關錯了吧…的感覺…

PS 最後我得聲明…雖然我的主修是法律…但是我從來不是個用功的孩子…很多事情也正在學…我想上面的說法應該還有很多不嚴謹的地方,可能需要請更了解的人多多包容和指教了(鞠躬)

Tagged with: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