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絲路

做筆記:關於請求權基礎

Posted in 做筆記 by sparrowhawk0215 on 2012/01/06

請求權基礎如同進入法律(價值)判斷的入口。

我們可能可以從許多個不同的入口進入同樣一個法律爭議,但卻不應該因為從不同的入口進入,而對同一個法律爭議有不同的價值判斷標準。

認事用法者,最終要面對處理的是通過入口後所必須面臨的價值權衡、選擇,而非對於入口種類的歸納整理。

廣告
Tagged with: ,

讀新聞:自己也可以侵害自己的著作權!?

Posted in 讀新聞 by sparrowhawk0215 on 2009/06/01

這個故事是在看朱學恆的網誌看到的
原文在此

至於遇到這件事情的則是謝和弦(呵 我得承認我先前並沒有聽過他的歌 Orz)

他自己的網誌對事件的描述是這樣

呵 簡單的來說
我看起來事情應該是這個樣子
謝和弦以前的公司在他不知情的情況下把他的音樂交給了著作權的仲介團體:社團法人中華音樂著作權協會(MUST)管理

所謂的著作權仲介團體存在的立意應該是好的,有了這樣一個仲介的平台,需要使用著作財產的用戶可以直接的向單一窗口取得授權(想想如果KTV要向每位歌手分別取得使用權是件多累人的事情),而著作人也可以讓自己的作品更容易被授權使用,既不需要自己辛辛苦苦的去找自己到底有沒有被侵權,也不必一個個的和想使用的人洽談,只需要支付仲介團體一筆管理費就可以做著等權利金了。

所以,在網誌上放有著作權的音樂,的確有可能侵害了著作權有關公開傳輸的部份(也許還有散佈或重製看情況啦…)取得這些音樂的公開播送權、公開傳輸權及公開演出這三項權利的仲介團體的確有權利也應該要採取行動,以保護自己旗下的會員(著作權人)的權利,所以 MUST 找上了無名小站,要無名小站為這些侵權的網誌支付使用音樂的權利金,無名小站當然不可能付這筆錢,所以就選擇直接關閉這些網誌(通常都是流量夠大才會受到注意啦…)於是,就索性的直接把謝和弦的網誌給關了(似乎沒考慮到他就是著作人)

根據我的理解,著作權人享有著作權的公開傳輸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情,而這個權利除非有經由其他形式的授權或著作權的賣斷才會改變(這似乎得看個案的情形為何),不然,即便把音樂交給著作權中介團體,應該也不會導致著作權人喪失他原本就有的權利(為什麼我不能同時決定要讓自己的音樂可以在網路上被免費聆聽也同時跟KTV收取他拿我的音樂來營利所支付的權利金?)

所以看完這個故事之後,默默的有種其實應該是無名小站亂關自以為侵權的網誌關錯了吧…的感覺…

PS 最後我得聲明…雖然我的主修是法律…但是我從來不是個用功的孩子…很多事情也正在學…我想上面的說法應該還有很多不嚴謹的地方,可能需要請更了解的人多多包容和指教了(鞠躬)

Tagged with: , ,